Care House Chinese2018-10-18T22:05:52+00:00

CARE HOUSE PLAN

關愛房屋

在過去十年,儘管在社區耗費了鉅資,可是,眾多溫哥華市區東端的市民仍在貧窮、濫用藥物,和受到忽視之下掙扎。溫哥華市區東端民眾的生活素質是在惡化而不是改善!

無家可歸羣體每天在增加。與此同時,市政府建立「貧窮專題研究」,本着好心的一眾單位消耗大量稅金,卻沒有問責。沒人知曉那些錢花到哪裏去 。大筆款項花在貧窮研究上,而不是用於溫哥華市區東端有需要的民眾身上。誠然,我們需要更多資源,可是,我們亦需要理解和領導。

無家可歸是可悲的事情。然而,這卻不是根源問題。無家可歸者通常失業或( 或未充分就業 ),受到疾病、身體殘障、毒癮與嚴重心理失常所折騰。事實上,無家可歸的成因多樣:

超逾三分之一來自第一國民(大多數來自大溫哥華以外)。他們可享有聯邦的助款,
但是,款項流往他們的原居地。我們必須把該些助款分配至溫哥華的原住民。這是
令這批人脫離貧窮循環的關鍵。

經過一年露宿期,超過一半無家可歸者獲得居所,並往往有工作。

大約四分之一的無家可歸者飽受長期精神病之苦,他們需要治療,甚或接受醫療
制度護理。故此,我們支持重開河景醫院 ( Riverview Hospital )。

大約百分之十的無家可歸者是退伍軍人(陸軍、海軍和空軍)。再者,加拿大退伍軍人部 ( Veterans Affairs Canada, VAC ) 有提供助款,尤其對創傷後壓力症候羣

( 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 ) ,或其他缺陷的人。可嘆,這些退伍軍人卻成爲政府官僚的受害者。

毒癮、濫用藥物並健康狀況往往困擾無家可歸者。這些惡性循環的其中一環,要解決,談何容易。

大約百分之八十無家可歸者來自大溫哥華以外。事實上,幾乎一半這些無家可歸者來自卑詩省之外。故此,我們必須從其他權責機構取得支持。

關愛房屋獨特之處在於結合全球最佳的營運方式:就業、訓練、戒毒、指導等等。
一站式服務。關愛房屋職員將會是全方位的社會服務專家,並量身訂造服務計劃來滿足每一個人的需要。

房價長期失控劇烈上升。這不僅發生在大溫哥華,也發生在其他城市,例如多倫多
與維多利亞。家居擁擠會 ( Generation Squeezed ) 稱,千禧代的年青人要花二十三年才可儲蓄足夠資本,來繳付溫哥華一個無間隔單位的首期。在多倫多,要儲蓄首期所花年日相若。難以負擔居所的問題的確給千禧代的加拿大人與條件不足的人帶來衝擊。

這是個大難題。年輕人致力留在市區,他們希望可以在就業、營商與發揮賺錢的
潛能。反之,他們卻給排擠在加拿大人的夢想之外。踏入二十歲,他們便陷入近
郊舟車往返的噩夢裏。

溫哥華市到處都是高檔的豪華共管式樓宇,價值超過一百萬加元。對希望居住
在城市的年輕人來說,遙不可及並,只有建築商卻得益。建築商鍾情豪華共管式樓宇–一般迅即售罄,買家往往是海外富裕人士。建築商不必擔憂銷售告吹。市政府短視,市府只追求市政費用( 建築商地價徵稅和社區設施特別稅 ),十年來,市議員運用些稅款資助所重視的項目,例如一條又一條的單車徑。至今,市政府
欠債二十億加元。

Download Our Platform